每週默想            從基督第一次降臨的預言想起……               梁偉基

 

人因多受欺壓就哀求‧因受能者的轄制便求救、卻無人說、造我的 神在那裏‧他使人夜間歌唱。伯︰35:9-10

 

「他使人夜間歌唱」是何等美好,在人生的幽谷中得安慰、曠野遇清泉、淚水可抹乾真是信仰的價值所在。但這一節是不可以寫書簽送給人的,因為這句話是以利戶所講的,雖是真理卻只能為約伯帶來無奈和苦楚。約伯是個義人,神容許約伯受魔鬼擊打,兒女們遭意外、財物盡都失去、全身由頭頂到腳底都生瘡,最慘的是他妻子沒有死去,留下來奚落他,還有最厲害的是約伯三友,用很多時間和他辯論,認為他受苦是因為犯罪之故,想在精神上將他屈打成招。後來第四友以利戶加入,他的觀點雖已注入客觀和開放的元素,沒有三友的固執,對神的認識也比較全面,動機上也出於幫助多於指責,可是約伯的苦仍沒有減少,苦難的答案只在神的奧祕之中。

 

約伯受苦是源於犯罪,不會有其他原因的,猶太人直到耶穌時代都是這樣想,所以耶穌說︰「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、壓死十八個人、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麼。…你們若不悔改、都要如此滅亡。」(路 13:4-5),苦難是難以推敲的,沒有必然的幸福或災禍,約伯記將苦難的真相和真正的信心解構了。

 

「他使人夜間歌唱」是理想的,但並不適用於約伯,因為他有信仰上的疑團,他不明白為何神容許苦難臨到他,壞人多平安,好人卻受苦?神沒有在隱密和難測之中回答他,所以以利戶的教訓,約伯不能受用。道理我們有許多,都是真實的、屬靈的、正確的,但說出來又如何,說真話又如何?能不能造就人?有時我們到達了一個位置,有了說話的力量,就以為所說的話是真實的、正確的、屬靈的,就可以說到盡,其實說話是必須加上愛心才有用的!不一定是真就有用。約伯三友和以利戶的教訓,並不能奏效,就像箴言所說︰「如醋倒牙、如煙薰目」。

 

「他使人夜間歌唱」是認識!可是這個認識太片面,是單薄的「報應主義」,因為神有「測不透的豐富(弗︰三8)」,連神的豐富都測不透,神本身如何能理解?神的計劃也是奧祕(當然有很多已顯明),許多奧祕仍未知透。所以以利戶還需深入認識神。一位傳道人說︰「做傳道人要先學做人」,做一個成功的人,才有資格談如何傳道,所以我不應輕看任何一位小子、不應過於高舉任何人然後間接高舉自己;我明白自己有軟弱,我才可以謙卑。責備約伯不如檢討自己,從而能於不同角度使人得益。從以利戶之言使我知道沒有人可以逃避偏差,只有能回想自己的欠缺,將對人的不滿與憤恨,用一顆祈禱的心去面對,用聖靈給予的智慧適應各樣的處境,因為我不知、我不能預測、我不能取代神去判斷,究竟我自己和其他所有我能接觸的人,將來在天國裡是成功抑或失敗,我不能知道,我只能奮力向前。正如以利戶的偏差,已將自己的想法模造成一條「屬靈的定律」,雖然其中有真理的元素,卻與神的施恩有了時間性的誤差。如同一個人觀察一個大醫生治療病人的過程,這個人也薄有學識,也知這個病症難不倒大醫生,知病人最後可以痊癒,但他在整個手術中又怎能侃侃而談?說三道四?他應知道自己無緣置喙的角色,並存一個平靜安息的心去等候,等候病人復原的一刻,因為他不知手術會不會因應複雜性而致時間會延遲或提早,那人知道一些常識,卻不能取代醫生的觀點和判斷。

 

說一句「他使人夜間歌唱」雖顯明你認識「真理」,卻也只能給人無奈的感受,無言的愛護反使人得生命的力量也未可知。所以「真理」也是一把兩刃的利器,沒有愛心的人慎用啊!